菠萝蜜剥完快递怎么寄

最新网址:.

“坐稳点,掉下去摔死活该。”红衣女子哼了一声,双手一抖缰绳,纵马前行。

年轻男子笑着摇了摇头,骑马跟在后面。

李三坚尴尬的搂着女子纤腰,并且搂得紧紧的,生怕掉下马去。

通过男子介绍,李三坚才知道,原来年轻男子姓陈名森,字西木,红衣女子名叫陈可儿,两人是亲兄妹,其父姓陈名慥,字季常,乃是已故朝廷工部侍郎陈奚亮之子,陈家与苏家是数代世交。苏轼曾在陈奚亮手下任职,其后苏轼与陈慥成为了无话不谈的知交好友,两人相交甚密,互相之间也是无所顾忌,经常是戏言逗趣,成为了忘年之交。

苏轼被贬到琼台儋州之后,陈慥出于义气,就欲前往儋州陪伴苏轼,后被苏轼婉言相拒。

此次李三坚独自前往钦州灵山县求学,正好路过陈慥等人隐居之地,于是苏轼就书信陈慥,望陈慥能够对李三坚照看一二。

陈慥接到书信后,二话不说,立即遣其三子在李三坚必经之路寻找,待寻到李三坚之后,命其三子将李三坚带回家中,以尽地主之谊。

陈森与陈可儿在雷州附近遇到了李三坚,随后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,使得双方产生了一些误会,随后化解了误会,陈森就请李三坚前往其所居之地。

李三坚不会骑马,只能与陈森或陈可儿同骑,而陈森等人的马匹乃是滇马,并且是滇马之子的劣马,无法搭载两名成年人,因而李三坚与陈可儿同骑,又陈可儿驾驭马匹,此使得陈可儿心中对李三坚是更加鄙视。。。

李三坚不到十五岁,是一名少年儿郎,陈可儿年仅十一岁,均不是成年人,因而陈森对两人同骑也没太在意。

只是陈森万万想不到,也不可能想到李三坚是表里不一,是人小心不小,万万没想到李三坚搂着娇媚可爱的陈可儿已经有些心猿意马了。。。

微光迷失的夏天

习武之人果然身体好啊,李三坚不动声色的用手掌感受陈可儿腰部光滑的肌肤,感受陈可儿的温度,心中是无比惬意,同时也是得意无比。

将老子踢进河中,还差点死在她的剑下,此就当是自己的报复之举吧,李三坚心中得意洋洋的想到,现在只是取些利息,待今后。。。嘿嘿。。。

“咯咯。。。”李三坚暗藏邪心,手掌不经意间摩挲的幅度稍微大了一些,陈可儿怕痒,不由得笑出声来。

“小妹,你为何发笑?”一旁的陈森诧异的问道。

李三坚的动作很隐蔽,外表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,只有陈可儿能感受到。

“我。。。我。。。”陈可儿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,李三坚使坏,轻薄陈可儿,可如此之事,让一个小妮子如何说得出口?况且陈可儿年龄尚幼,并未成人,对这些事情是似懂非懂的。

“呵呵,哈哈。”李三坚心中有鬼,于是连忙岔开话道:“可儿。。。”

“住口,可儿是你叫的吗?”陈可儿羞愤交加,娇声打断李三坚,呵斥道。

“哦,这位小娘子骑术果然了得啊,呵呵呵呵。”李三坚尴尬的笑道。

“那是”陈森得意的笑道:“我家小妹七岁就习击剑,八岁就会骑马,功夫着实了得,爹爹、娘亲还经常夸赞小妹比我们这些做哥哥的强啊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李三坚问道:“难道是家传功夫?”

“非也”陈森答道:“是爹爹年轻之时,各处游学所习。”

“原来这样。”李三坚随后问道:“李小娘子剑法也着实了得啊,在下可被她惊出一身冷汗呢。”

“哈哈”陈森闻言笑道:“别看小妹年幼,寻常一两个壮实汉子可近不了她的身呢。”

“哦?如此厉害?”李三坚装出一副吃惊的模样问道。

一两个壮实汉子近不了她的身?现在还不是被我近身了?李三坚得意的想到,双手不由自主的又开始在陈可儿腰肢之上轻轻的摩挲起来。。。

李三坚的感觉好极了!

陈可儿不断的被李三坚轻薄,不断的吃着哑巴亏,可又说不出口。

陈可儿真想将李三坚踹下马鞍,可又不敢违背爹爹之言,于是心中气苦,狠狠的抖了抖缰绳,同时双腿狠夹马腹,马匹吃痛,嘶鸣了一声,猛地撒开四蹄,速度突然加快,飞奔起来。

李三坚上身向后一仰,差点掉下马去,这下李三坚不敢再轻薄陈可儿了,紧紧的抱着陈可儿纤腰,双腿紧紧夹着马腹,耳边响起了阵阵风声,眼中所见是一颗颗树木急速的向后移动。

“哎,哎,可儿,你慢点啊,小生可从未骑过马啊。。。”李三坚吓得大声呼喊道。

“噗嗤”陈可儿听到李三坚狼狈的呼喊声,顿时不禁笑了起来:“真是没用,就会欺负我,抓紧了,掉下去可真的会摔死的。”

“哎,我说可儿啊,小生哪里欺负你了嘛?”李三坚说道。

你现在不是在欺负我吗?便宜被这个淫贼占尽了,陈可儿气苦道:“还说没有欺负我?不过是马惊了,溅了你一声泥,又不是人家故意的,你那么骂人家?”

“啊?我骂你?”李三坚狡辩道:“我哪里是骂你啊?我是夸你呢。”

反正此前李三坚骂人的话,估计这个世上没人听得懂,李三坚心中暗道,估计这个刁蛮的小娘子也不懂的。

“你骗人。”陈可儿不知不觉之中就没有再驾驭马匹疾驰:“你那模样不是骂人又是什么?”

原来如此,与自己估计的没错,陈可儿只是看到自己神情才估计自己在骂人的,如此,李三坚就有了回旋的余地了。

“小生乃是读书人,圣人云,说谎要下拔舌地狱的,如此,小生岂能骗你?真夸你呢。”李三坚笑道。

“那个圣人说的?”陈可儿诧异的问道。

“呃。。。很早很早以前,远古时期一位圣人说的。”李三坚含糊的答道。

“是和尚说的吧?可远古时期哪里有和尚啊?佛教可是汉代才传入中原的啊。”陈可儿问道。

“哦。。。这。。。”李三坚哑口无言。

“什么这个、那个的,你又骗人,肯定是在骂我。”陈可儿又不是傻子,不会被李三坚几句话就蒙过去的。

溅了李三坚一身泥浆,李三坚紧接着就跳脚大吼,不是在骂人又是什么?

“真的没有骂你。”李三坚仍是在狡辩:“真夸你呢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

“你爱信不信。”

“你夸我什么?”

“这。。。夸你人长得漂亮,骑术又佳,小生被如此美小娘子溅一身泥,简直是三生有幸,是三辈子修来的福分,常言道,侠女泥浆,如天上仙露。。。”李三坚信口雌黄。

“噗嗤”陈可儿终于被李三坚逗乐了,李三坚侠女二字也终于拍中了马屁。。。

“呸,谁信你啊?还读书人呢,简直是个无耻之徒。”陈可儿虽口中仍是不依不饶的,可神情却有些开心了起来。

“淫贼,不许乱摸。”陈可儿随后恼怒道。

“冤枉啊,女侠,我不抓紧,我可会掉下去啊。”

“那也不许乱动,不许乱摸。”

“哦,那摸哪里?”

“摸。。。呸,淫贼。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两人同骑,一路之上是打打闹闹的,向着陈家庄疾驰而去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陈家庄位于雷州郊外,庄园之内有大大小小的房屋数十座,庄园之内还有一些高高的亭台楼阁,修得是异常别致典雅,同时又坚固无比。

“门生李翰韧拜见师叔。”李三坚见到了陈森之父,陈慥之后连忙施礼道。

陈慥与苏轼是兄弟相称的,因而李三坚称呼陈慥为师叔。

“呵呵,李生免礼。”陈慥单手托起李三坚笑道。

陈慥年约四十出头的样子,国字脸,眉毛浓黑而整齐,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,蓄着两寸长的胡须,年轻之时定是个美男子,手臂粗大、有力,是个习武之人。

“你师父他目前可好?”陈慥随后问道。

“恩师尚可。”李三坚答道:“恩师时常念起师叔呢。”

“哦?是吗?”陈慥闻言叹道:“哎,子瞻兄受此劫难,真是苍天无眼,朝廷不公啊。”

“师叔无忧。”李三坚说道:“恩师常说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,既然事情都如此了,就随遇而安了。”

“呵呵,李生啊,你知道吗?我就佩服子瞻兄虽处逆境,但心情却豁达的紧,此非常人也。”陈慥点头道。

“师叔说的是。”李三坚恭恭敬敬的说道。

“呵呵,不说这些烦心之事了,来人,设酒摆宴,款待李生。”陈慥随后吩咐下人道。

“爹爹,娘亲哪里去了?”此时陈可儿忽然问道。

“你娘回娘家了,呵呵。”你娘在,我敢设酒摆宴吗?敢招歌妓来歌舞一番吗?陈慥心中暗暗嘀咕道。

一旁的李三坚心中也是暗暗纳闷,为何陈慥说起陈可儿娘亲回娘家之事,有些眉飞色舞的?难道他们夫妻关系势同水火?

最新网址:.